濯Zzz

墙头草 目前碧蓝/LWA/fgo/ll/llss
南条/胡德/戴英俊/贞德/八神光
开学神隐 能把作文水掉就回来发脑洞ˊ_>ˋ

Hakua白鸦:

有朋友的文案,灵感的来源都是来自第二页火刑台参考的油画,我就擅长画正经严肃的东西.....别人总说我的笑话很冷...

哭了 真的太好看了

AyisIorih:

“不可含怒到日落”

攒了不知道多久的鱼
p4企业大黄蜂校园pa 校服是自己学校的:D
ummm还是要加油呀

【威胡】早安吻

@大帅比陈啊啊啊啊繁 的胡德淑女打嗝法+傻笑印象深刻ˊ_>ˋ
这样的胡德实在是太可爱了!!!
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完成一短打【反正喝多了和刚睡醒状态差不多吧x
【其实只是想吹胡德而已【本质胡德吹x
祝食用愉快

———正文分割线——

一个普通的休息日早晨。

窗帘压抑着的阳光已经从缝隙中渗透进来,带着晨露鲜花和鸟鸣。威尔士亲王今天也是一早就起了床为胡德上将准备早餐。

昨天似乎赶报告到很晚,让她再睡一会儿吧。威尔士想着,把面包塞进烤面包机,将灌了水的开水壶放在了底座上。在备好了茶包和餐具后,烤面包机和开水壶几乎是同时跳了开关,提醒着任务已经完成。

剩下所要做的便只有等待上将。

等待没有什么,从丹麦海峡开始威尔士亲王就已经在等待胡德了。
 
但那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老虎早就寻到了属于自己的玫瑰。

威尔士小心翼翼溜进卧室,蹲在床边悄咪咪地盯着女朋友的睡颜。

钴蓝色的纯棉睡衣把胸前的柔软遮的严严实实,柔顺的金色长发打着卷散落在肩头,让人想到凌晨三点的流星。如春风一般柔软的唇衬着属于淑女的白皙皮肤。淡金色的睫毛随着安静的呼吸微微颤动着。

即使没有看到她沉甸甸的倒影着深海和繁星的眼眸,也完全可以确认这是个大美人。

不愧是皇家海军的荣耀。威尔士啧啧赞叹。

她伸出手打算把羽绒被再塞塞实,让淑女睡得更舒服一点,窸窸窣窣的声音却不小心把床上的人吵醒了。

胡德半睁开左眼,藏着氤氲的蔚蓝色眼瞳尚且睡意朦胧。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时有些尴尬的威尔士亲王阁下。

“呃…打扰到你休息了,胡德上将…”

“…?”

刚刚醒来的胡德还没有足够的精力去理解威尔士说的话。窗口透进来的阳光正穿过装饰用的鲜花映在威尔士的及肩短发上,金发被照耀的闪闪发光。

像小狮子。

胡德一下被自己脑内的比喻惹笑了。
威尔士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面前的人闭上眼傻笑,但她还是决定继续自己的道歉。

“…我非常抱…”

最后一个音节还没吐出来,嘴唇就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触碰了。带着一点被窝的温度和薄荷的清香,轻轻覆着后离开,比蜻蜓点水还要多一份深情,这无疑是那位淑女的轻吻。

窗外的鸟鸣声似乎安静了下来。

威尔士愣在原地,她看着胡德逆光里的金色发丝和依旧温柔的蓝眸,一时间忘了要说什么。

要说什么来着?

“早安,亲王大人。”淑女又闭上眼开始傻笑。

END

快开学了把屯的莫崽发出来ˊ_>ˋ
fa越看越觉得莫崽可爱到爆炸 要变成莫厨了

【杂谈】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

三生犬:

年纪很小的狗:



林朵:







接触同人圈有一段时间了,冷圈热圈也都算见识过,发现一种很普遍现象,有些同人文品质极佳但是应者寥寥,有些同人文水准平平但却追捧者甚众。








 








当然,这是将不同圈子的文放在一起比较得出的结论。客观的说,若只看单个同人圈,其同人作品的质量与热度大致还是成正比的。但是把不同的同人圈放在一起,圈子热度对同人作品可提供的支持就要远远大于作品质量本身。








 








举个例子,曾见过某作品衍生同人文在LOFT上热度动辄数百的超级热圈,会有写手只因热度不足百便生气扬言要封笔撤文;也见过某些超级冷圈,苦苦坚守的写手热度不过二三十便已欣喜若狂。——虽然从我主观感受而言,后者的写作功底大约要甩前者百八十条长安街,奈何有句老话说的好,形势永远比人强啊。








 








这种现象可以用一个比喻来概括,即个人写作功底就像山的绝对海拔,靠的是写作者的自身积淀,成就的是作品本身的质量好坏;而圈子的冷热就像海平面的起伏,决定了山的相对海拔,呈现的是观者的多寡与反响。若圈冷水深,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若圈热水浅,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








 








这是一种专属于同人圈的有趣现象,也是使其区别于原创圈的一大特征——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原创圈不存在冷圈热圈之分,所有作品同属一个圈,互为竞争对手——这种特征本身是客观存在的,但写作者身处其中,就不免要受其影响,甚至产生误会。








 








而这其中最大的误会莫过于,在圈子的冷热不均中,错误地评价自身写作水平,进而产生一系列的后续误判。








 








于是我们就能经常能在同人圈里看见这样两种现象,一种是有人在热圈中自我膨胀的厉害,以为自己的写作水平已达“一览众山小”的境界,忽视了这热度其实有一大半要归功于原作和圈子,对原作与同好都缺乏应有的尊重和友善;另一种呢,则是有人在冷圈中自我怀疑,对自己的期许与磨砺都在无人反馈的局面下难以为继,甚至心灰意冷,不再提笔,白白浪费了不错的天赋和基础,真是让人惋惜的很。








 








以上两种情况虽然表象不同,但内里却是相通的:都是写作者被圈子这面凹凸镜所折射出来的假象所迷惑,忘了一点,任海平面潮起潮落,山的绝对高度可是始终如一的。








 








当然,这么说也不完全准确,因为山的绝对高度也可能提升或崩塌,但这与圈子冷热无关,看的是写作者本身是坚持还是懈怠,自身功底是进步还是退后。








 








而这才是能真正留给写作者的东西。








 








至于圈子冷热能带来的,不过是一时的孤单或虚荣。








 








无论圈热时被称为什么大手大触,倘若没有自身过硬的实力为基础,等圈子一散,往往会被立即打回原形,昔日荣光难再续。








 








这种现象是由同人圈是以特定粉丝群体为基础的客观事实决定的,长远看来既不会灭失,也不会轻易改变。在这样的环境下,每一位同人写手,在享受或忍耐写作的过程中,不妨也停下片刻,问问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再热的同人圈也总有冷却的一天,若有谁想热闹之后还能为自己积攒点什么,那就务必不要执念于一时的冷热,毕竟大部分同人圈子从热到冷的时长总是很有限,往往达不到让人潜心磨砺的程度,总是跟着热度跑就难免落入急躁的陷阱,只求当下,不谋长远。沉下心来,老老实实打磨自己,才是跨越单个圈子局限的唯一出路。








 








要知道,热圈的超级大手必然在人看不到的地方也有过孤独的坚守,要想成为超脱于圈子的存在,达到“不是别人喜欢看什么我就写什么,而是我写什么别人就喜欢看什么”的神之境界,必须付出非凡的努力,不是光靠投机取巧浑几个热圈、写几个热梗就能长盛不衰的。








 








若参与同人写作只是想追求一时的愉快热闹,那就一定要时时抓紧新兴的热圈,经典的热梗,切莫落单。只要圈子捧场的人足够,即使写作水准止步不前,同样的故事模式套入不同的圈子,也总会有新的观众,新的赞美。








 








虽说这种做法可能有些取巧,但这也是个人的自由选择,无可厚非。以开心为目的同人写作向来最是愉快,可在这份愉快之中,也应当对自身底子保持清醒的认知,不要过早对追捧与赞美沾沾自喜。








 








毕竟,同人圈也与这世间的许多平台一样,脱离了它巍峨如山的根基,毫无积累的个人,就如那打水漂的石子,短暂地弹升几次,便会被涌起的浪潮淹没,什么也留不下了。























END








----------------------------------------------------------








此文为我为同人圈的纷繁现象所做的《同人是个什么圈》总结系列文之一,如果有谁对该系列其他文感兴趣,请移步如下:








(1)《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








(2)《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








(3)《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论同好交往之基础








(4)《多写了三五篇》——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








(5)《小透明》——论冷门写手之悲苦处境








(6)《译者之歌》——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








(7)《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8)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








(9)《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








(10)《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问卷来自微博@叉叉Mr.X_
希望图不会压的太严重orz
许愿胡德ˊ_>ˋ

戴亚超——可爱
可惜手残ˊ_>ˋ
好想看两个人歪歪唧唧黏在一起x

【米英】First Blood

*欠了万年的生贺@LINER 
*米英 微英米 介意者慎入
*微R15 ooc有


-------正文分割线----------
“所以,为什么是现在。”英裔的金发小伙低头盯着自己浑身是褶皱的旧衬衫,闷声发问。


Z国近几年来与Y国关系紧张,近几月来更是如此。断交至今不过五年,两国军备开支大幅度上升,兵役的广告也贴到每一个巷口和菜市场,招募着新鲜血液为国效力。


剑拔弩张,战争一触即发。


大批留学生先后回国,但是阿尔弗雷德——金发年轻人的美裔男友,却迟迟不去买回A国的机票。


亚瑟抬起头,看向对桌那个打扮的像个叛逆少年的大男孩。他的棒球服即使沾染了外界混乱飞扬的尘土也依旧显出明亮的亮蓝色,平光眼镜下的碧蓝眼眸倒映出亚瑟自己灰头土脸的模样——是的,灰头土脸。短短半个月斯巴达式的军队生活已经让这个曾经风度翩翩的绅士大变模样。就连这次赴约的半小时,都是和那个笑里藏刀的教官用一次五公里越野换来的——要是迟到怕是会被修理的很惨,还是开门见山的好。


“嗯?因为想见你呀。”青年咬着可乐的吸管,装傻似的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亚瑟松开了手中握着的咖啡勺,烦躁又有几分无力地瞪向对面的人:“别开玩笑了,阿尔弗。你知道我在问什么。”


为什么在这危险的关头还滞留在国内,为什么要约他出来…只要一声令下,所有的士兵与枪炮都将对准那个国家。血火相争…


不知不觉攥紧的拳头里出了汗,头又开始隐隐作痛。


亚瑟的有些恼怒的语气让阿尔弗雷德收起了笑容,他放下可乐,托着侧脸颊缓缓道:“你以为,我会眼睁睁地看你去战场送死吗?”


“为了避免看到这场面你就更应该离开。”


“亚蒂,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回国去。”阿尔弗雷德并没有理会对方的吐槽。


“你以为你有能力带我走吗?”亚瑟毫不留情地冷笑着反驳道,“更何况我根本不允许自己背叛祖国。”


“我并没有说要带你走。”青年缓缓吐出这句话,转头看向窗外的萧条。宽敞的街上只有几个男人和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偶尔有几辆黑色的轿车飞驰而过,掀起黄灰色的尘土。至少一半的店面已经关闭了,剩下的唯有几家提供救济品的超市和餐厅。


桌对面的人花了几秒钟咀嚼自己的话,最终瞪着眼睛望着他,声音里带着愠怒:“你疯了,即便是年轻也不应这样鲁莽。”


“可我并没有什么所谓,我的故土并不是那里,只是在成年之后独身移民到那。”阿尔弗雷德停顿了一下,“我对那里没有多少感情。”


“那你也必须离开Z国。”无可辩驳的语气。


“…”


“否则,”亚瑟深呼吸,这是他压在这场赌博上最后的筹码,“我们分手。”


果不其然,这句话带来的反响是巨大的。对面青年半张着嘴,瞳孔急剧地收缩,手中的可乐因为震惊而险些被打翻淌出来。他们在一起两年多了,连那听上去有些愚蠢的恐怖袭击都一起经历过。现在亚瑟竟然因为自己不肯离开就要分手?


“我是你的恋人,我有责任保护你不受伤害。”年轻的绅士两手撑着下巴,一字一顿地说道。碧绿色眼瞳里闪烁着决意的光,“但是你拒绝了我的保护,因此…我们分手。”


这样心就不会痛了,亚瑟默不作声地嘲笑着自己自欺欺人的愚钝。这是最后的筹码,要是阿尔弗仍然坚持要留下来,他也只是自作自受。
沉默笼罩着两人。


不知过了多久,阿尔弗雷德的叹气声打破了压抑的气氛。


“你赢了,亚蒂。”他站起身拉下窗帘,“你太明白我了。”


亚瑟缄默不语。


“最后一个请求。”青年走到他这一侧,举起可乐一饮而尽。


身旁的人听到了,他抬起双眸,用疲倦的眼神示意他请讲。


有些暗淡的视线里可以看到阿尔弗嘴角露出的得逞的微笑。亚瑟见状,心里一闪而过不妙的念头。但未反应过来便被人有力的双臂压制在座椅靠背上。吃痛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唇就已经被牢牢的锁住。年轻人灵巧的舌头撬开牙齿的封锁,很快便与另一根舌头纠缠在了一起。碳酸饮料刺激性的味道直捣口腔深处,多余的可乐从相接的嘴角漏出来,黏稠的多糖物质一路向下流到亚瑟的脖颈里。


被刮蹭的口腔内壁里紊乱的气息让人近乎窒息。亚瑟缺氧的大脑下意识想要推开阿尔的进攻,要是放在以前,年轻人不安分的手肯定已经开始向下摸索了,但是现在虽包间里没有其他人却怎么看也不是合适的场所。阿尔弗屈服了,他退出了亚瑟的口腔。正当后者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呼吸时,利锐的犬牙有预谋地咬破了亚瑟一侧的嘴唇。鲜血的气息立刻蔓延在两人的唇间。碳酸味和血腥味混合在一起把亚瑟的嘴部弄的狼藉不堪,晕乎乎的他甚至想破口骂人。


“别担心。”阿尔弗雷德在他耳边轻声道。他双手捧起亚瑟的在昏暗中依然看得出红晕的脸颊,开始用舌头一点一点舔掉唇边的血液。


结束了漫长的调情后,碧蓝色的眼眸直直地看向亚瑟泛着雾气的莹绿色双眼。掩不住的笑意。


“最后一个请求。


请你记住,你在这场战争流的第一滴血是为了我——阿尔弗雷德。”
 
 
 
 
 
“你个混蛋阿尔弗雷德先给我从身上下来!”
 
 
 
 
 
 
两个月后,两国入料开战。从此,Z举国上下投入到了战争之中。
 
END

【楠条】初夏-4(完结)

南条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十分钟之前脑袋突然当机说出了“要不要来我家”这种话,之后还亲自打电话给楠田妈妈编了个借口让她过来借宿。总之现在她正在掏钥匙开门,身后跟着一个眼眶发红的失恋少女。
推开门,玄关正对着一团糟的客厅。毛毯裹着游戏手柄摊在沙发上,茶几上已经被随意叠高的小说和几包零食占据,沙发旁的地上摆了不少瓶瓶罐罐,像城墙一般垒在一旁。南条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一下。
“诶…这就是南酱住的地方吗…”楠田早已止住了啜泣声,好奇地把目光从南条肩旁越过往屋内瞧。
“这个嘛…”南条有些无奈地推了一下眼镜,“你就当是个意外好了…”突然的客人来访,完全没有一点点的准备,以至于连最基本的收拾垃圾都无法做到。
楠田注视着南条的眼睛几秒。南条清楚地看见她的脸上眼泪过后的红晕,和眼神里不知是否是假扮出的单纯。着实被打败了。无奈地叹口气,她侧过身:“请进吧。”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南酱!!!”少女不知所措地操控着手柄,身上淌着不明绿色粘稠液体的巨兽正在步步靠近。
“稳住,左边,左边!”
“左、左边…”
“这样。”南条环过楠田的腰,双手抚在她的拇指上,轻快操作几下,RPG游戏的主角便跃上左边的光秃的树干接力顺势跳到巨兽侧边,伸手拔出腰间的短刀朝着敌人斜砍过去。伴着犀利喑哑的惨叫声,绿色浆液迸出在周围茂密的杂草丛中,巨兽如雷声滚滚轰然倒地。
宝箱掉落发出“噗”的音效,南条及时松手坐回了原先的位置。心跳的声音,太快了。刚才到底是什么驱使着她冒失地做出那样越界的举动,南条悄悄地把视线移开,却不小心瞥到了身旁的人有些泛红的脸颊。
 
洗完澡回到房间,南条眼镜上满是氤氲的雾气,但还是一眼看见了那个裹在薄被子里的人——穿着南条的睡衣。看上去已经睡着,大概是太累了。她俯下身,观察她的睡颜。眼角疲倦地下垂,脸颊上不知是否是因为哭泣而产生的红晕仍未消散,南条的睡衣服服帖帖地探进拉到胸口的薄被子里。悄悄地撩拨开贴在脸上的碎发,沐浴露的香味混合着房间的清爽气息便钻进鼻腔。一个薄荷味的女孩,她想。
楠田大概是毫无意识便入睡了,位置分毫不差睡在当中。南条估摸着虽然两人都挺小个的,但毕竟是单人床,左右即使是蜷缩着大概也睡不住了。没办法啦。她把被角塞好,轻手轻脚地关上了灯,走向客厅的沙发。
 
悬浮于绮丽的星空中,灵魂游离于体外。
大概,是梦吧。楠田想。
并不是在泳池里感受到的那种力量,是完全无法体会到自己身躯的恍惚感…夹杂着破碎的空间和空寂的黑暗,闪闪烁烁的星尘宛如精灵一般从身侧滑过,没有声音,没有轨迹。
温和的柔光从一颗巨大到模糊了边界的恒星出发,却在抵达自己脚下前失去了踪迹。看不清的模样,理不清的思绪。群星似乎都因为此而黯淡了一瞬,精灵慢下了脚步。
黑洞像疾风一般卷席,眼前的光景一点一点消失,伸出手又是触摸到满世界的空虚。恐惧,不知所措。眼眶里浸满泪水。
极度无言与悲伤之中听到了遥远的呼唤。她转身。
光。

醒来时疲惫依然没有消失。那个奇幻的梦看来实在是对大脑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导致楠田醒来后头还是一阵一阵的疼。身上的睡衣还是散发着一股南条桑的味道,这至少给了楠田一点小小的安心感。
翻身下床去了客厅,地板上的瓶瓶罐罐和一些杂物看得出来已经收拾掉不少了,沙发上的毛毯也摆放的整整齐齐。穿过客厅,到了餐厅,桌上摆着牛奶和巧克力面包,以及一张字迹清秀的字条,写着自己已经去上班了,早餐在桌上,出门记得把门锁了诸如此类像是母亲对独自在家孩子的淳淳教导。楠田想象着南条写下这些字时的样子,嘴角不经意间已经掩不住笑意。
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像梦一样虚幻,只有身上这套睡衣告诉自己梦是真实存在的。
男生是个文科生,他对所有人都很温柔体贴。为了有共同话题,楠田也在拼命的去学,去看那些看不懂的文学著作。但在他说出“对不起”的那个瞬间,故事的结局就像是已经被敲定了。
昨晚的那个梦似乎也在预示着什么,像是月伴蓝星——地球永远绕着太阳转,祈求着后者能在众星中看到自己的身影,却忘了自己背后也有一个月亮。不起眼却也忠诚地守护着自己,像骑士。
 

开学后,南条再也没在图书馆或是咖啡厅见过楠田。她当然不希望楠田因为自己而丢下学习,但说实话,她确实有一点小孤单。
一个人的生活早已过惯,但她走后却再也回不到原来的状态。初夏的那次相遇在记忆里总是像蝉鸣清朗,夏去秋来,即使是再晚的蝉也已经离去。南条只能期盼几月之后的归来。
真正归来时,日子却也平平常常。两人又约在南条打工的咖啡馆,尝了几天的下午茶。楠田最后还是没有考进南条的大学,而是去了一个离这里有些距离的大学去读自己喜欢的专业。南条也是像往常一样扮演着吐槽役的位置。半年不见,双方似乎也没有什么大改变。
楠田离开的那天,南条并没有去送她。
『没有后悔吗?』久保问。
快速键入的两字犹豫之后还是删去了,没有回复。
 
楠田像是突然之间被扔进一个没有岛屿的海域,然后被迫扑棱扑棱学会游泳一样。她精力百倍地学着自己喜欢的东西,交到的新朋友也是一些和善的人,并没有怀揣着恶意或猜忌。讲堂宿舍食堂图书馆,每日于此间来回奔波,过的也是充实,但即便如此,却也总觉得差点什么。
她大概是知道差点什么的,但她不说。
偶尔闲下来时也会和南条桑通几回简短的电话,讲着最近的趣事和身边的人,最后用笑声结束通话。
 
日子随落叶散去,秋去春来,又是一年夏至。也是在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在那个沿海小城的图书馆里遇见了她。剪着短碎发,带黑框眼镜的帅气前辈,不知道她到现在还有没有留着那一头乱发,楠田胡思乱想着。
前两天正在熬夜赶论文时收到了南条的短信:『有个惊喜要给kssn噢!』当时忙得团团转没时间回复,结果直到今天早上上交了论文之后这条短信也没有下文。
实在有些让人心里挠痒痒。可以的话,真想贴着她的鼻子问她这句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是她不能。即便屏幕上对话框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一厘米,几百公里的现实却仍在阻挡在她们面前。
惊喜…到底是什么。
楠田在商店街上悠转,结束了长达几个星期的所谓“期末任务”,如今终于可以放下心来好好玩了。街还是同以往一样的繁忙,路灯映射着白昼的影子,巨幅招牌闪烁,店内明亮的灯光衬着光鲜亮丽的男男女女。从人群中穿过,脚底的帆布鞋发出的“吧唧吧唧”声被淹没在小城的喧嚣中。
这里是跟那个临海小城完全不同的风景:没有空余的闲暇时光,所有人的步调都在一致的疾步向前。他们总是急匆匆地走向下个目的地,在车水马龙间失去了自己的影子。
楠田刚刚到达这座城市有时感觉自己像个异类,她习惯慢慢地稳稳地走向未来,而路上却总有摩托飞驰而过。
如果是南条的话,很快就能适应这样的环境吧,毕竟平日的生活也很忙。
少女止步在一个拐角。这里原来开着一家买文具的杂货店,周末有时会跑过来买笔或是本子什么的。为了准备期末考,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来过了。透过特意做旧的木窗框,可以看到卷起来了青色窗帘后隐约有个大书柜。再细瞧内部的装饰也与记忆中有些不同,好像是翻新过了。
像个书吧。
楠田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进去看看。
推开的木门敲上了从墙壁上垂下的风铃,“叮叮当当”和着空调的冷风扑进她怀里。正对着的柜台后坐着一个穿着白衬衫,正在翻书的短发少年——不,不是少年——她抬起头,笑意从咧开的嘴角倾泻而出。
“欢迎光临。”
“kssn。”
 
初夏总是个邂逅的时节。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完结撒花x
难产到现在终于结束了x中途因为各种各样的事一直没有写完
真的非常抱歉【土下座
太久没码字如有瑕疵或建议欢迎提出
以上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