濯Zzz

墙头草 目前碧蓝/LWA/fgo/ll/llss
南条/胡德/欧根/戴英俊/贞德/nobu/八神光
开学神隐ˊ_>ˋ

p1-6我永远喜欢贞德.jpg 在校手动吸贞^q^ 虽然没有双人图但情侣款不要脸的占个tag【你x
p7阿福!期中考在卷子上涂阿福剩下的时间盯着看【大危机x【就一张不打tag了
p8是自己的人设

【欧根中心】离你而去的人

·人生中无可奈何的十件事之一
·欧根中心 微俾欧
·be?
·以上
 --------------


海面,港口。

今日的任务依旧是在广阔的大西洋里巡航寻找敌人的船只。尚未到达出港的时间,欧根亲王独自靠在指挥部的吧台旁啜着黑啤看窗外归去的几只海鸥,阴沉的天空似乎即将下雨。指挥部里几艘驱逐舰正在边开玩笑边整理着繁多的文件,纸张翻动的声音被啤酒花的细碎声响淹没。一如往日的平静,直到办公室里的长官传唤欧根亲王。

 
“沉没了。”他站在窗外望向海面,语气里听不出痛苦或是恼怒。

不消几秒,欧根便意识到了长官在说什么。这样的结局,早该料到了,她盯着实木办公桌上被虫蛀掉的一个小洞想。毕竟皇家那帮人自尊心这么强,失掉了骄傲,他们肯定会回来算账。她伸手摸了摸鼻尖,酒精的味道倒还是在口腔里徘徊,有些醉醺醺的气息。

指挥官似乎又吩咐了一点什么便放她离开了。门外已经是一片喧哗——消息传播的速度起码也是三十节。亲王简单应付几句他人接连不断的问询,拎了两罐黑啤向指挥部外走去。

海风卷席着港口,只身一人的欧根在绕了几圈后终于找定了一个听不到大部分噪音的边缘位置坐了下来,双腿贴着垂直的水泥壁。

“哧”一声拉开罐装的拉环,白花花的泡沫一下子从罐口没出来,蜿蜒着沾湿了手套的指尖。她换只手握住啤酒。

天色比之前更加阴沉,海鸟已经不知道何时离开了这片海域,目光所及皆是一片灰暗。朦胧又遥远的海天相接之处混沌不清,波浪阵阵,声响在浑浊的空气里显得分外清晰。

早该料到的。她并不着急饮酒,握着易拉罐眺望向远方——那是金色长发被海风拂起在眼前划过的失语——啜一口,带着寒气的液体顺着喉咙渗透进骨骼深处——凝视着的蔚蓝眼瞳里满是月色伴群星的缄默与不羁——有些偏头痛的神经在愈见昏暗的晨光里闪闪烁烁一些模糊的片段。
 

水滴擦在易拉罐上的声音,一滴,两滴。欧根回过神来,望向天空。顷刻间,从早上开始酝酿的暴雨撕裂了天空。
 

早该料到的。

雨声如同繁杂的爆破撞击着耳膜,参杂着雨滴打在易拉罐上的噼啪作响。银白色长发贴在衣物上觉着格外冰凉,彻头彻尾的灰暗几乎带走了所有的温度。生于一片混沌中的世界终将于混沌中迎来泯灭。

“…——”

欧根左右张望,像是在寻找着谁,但白茫茫的雾气早已弥漫遮蔽了整个时空。水顺着指尖滑进衣袖带来的寒气刺痛着皮肤,与此相比,冰啤似乎什么也算不上。她是与死亡面对面打过交道的人,光是这点冷气并不会让她害怕,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握着黑啤的手会无法停止颤抖。

她蜷起身子,俯身抱住双腿,似乎是在保留最后一点的温度。她眼神倦怠,咬着罐口周围凸起的圆环,看着早已可不见的海面回忆失去的东西。
那是什么?她又在想什么?她等待的又是什么?

——波涛在看不见的地方风起云涌,倾覆所有过去的光辉荣耀。
 

“准备出发了,欧根。”
 

亲王猛地抬头向身旁,最后的疾风伴着豆大的雨点击打着冰冷的水泥地面,似乎在嘲笑着她老套的念想。为什么幻想中的一切总是带着不切实际的浪漫主义,而现实生活却只有钢筋和铁板——

“波…斯猫…”

一滴,两滴,滚烫的液滴终于落下,砸在地上那罐尚未开启的啤酒上。狂风呼啸之中,身影逐渐被雾气泯没,吞噬,直至最后的尾音也随之散落,无人听晓。



---------------
想开这个梗的坑 感觉悲剧很适合欧根【xxx 并且想借此琢磨一下欧根根的人设
尝试了一下并没有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_・`)要是我会画画该有多好

欢迎各位大佬提出修改意见w虽然准备期中考估计没法及时回复…

Hakua白鸦:

有朋友的文案,灵感的来源都是来自第二页火刑台参考的油画,我就擅长画正经严肃的东西.....别人总说我的笑话很冷...

哭了 真的太好看了

AyisIorih:

“不可含怒到日落”

攒了不知道多久的鱼
p4企业大黄蜂校园pa 校服是自己学校的:D
ummm还是要加油呀

【威胡】早安吻

@大帅比陈啊啊啊啊繁 的胡德淑女打嗝法+傻笑印象深刻ˊ_>ˋ
这样的胡德实在是太可爱了!!!
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完成一短打【反正喝多了和刚睡醒状态差不多吧x
【其实只是想吹胡德而已【本质胡德吹x
祝食用愉快

———正文分割线——

一个普通的休息日早晨。

窗帘压抑着的阳光已经从缝隙中渗透进来,带着晨露鲜花和鸟鸣。威尔士亲王今天也是一早就起了床为胡德上将准备早餐。

昨天似乎赶报告到很晚,让她再睡一会儿吧。威尔士想着,把面包塞进烤面包机,将灌了水的开水壶放在了底座上。在备好了茶包和餐具后,烤面包机和开水壶几乎是同时跳了开关,提醒着任务已经完成。

剩下所要做的便只有等待上将。

等待没有什么,从丹麦海峡开始威尔士亲王就已经在等待胡德了。
 
但那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老虎早就寻到了属于自己的玫瑰。

威尔士小心翼翼溜进卧室,蹲在床边悄咪咪地盯着女朋友的睡颜。

钴蓝色的纯棉睡衣把胸前的柔软遮的严严实实,柔顺的金色长发打着卷散落在肩头,让人想到凌晨三点的流星。如春风一般柔软的唇衬着属于淑女的白皙皮肤。淡金色的睫毛随着安静的呼吸微微颤动着。

即使没有看到她沉甸甸的倒影着深海和繁星的眼眸,也完全可以确认这是个大美人。

不愧是皇家海军的荣耀。威尔士啧啧赞叹。

她伸出手打算把羽绒被再塞塞实,让淑女睡得更舒服一点,窸窸窣窣的声音却不小心把床上的人吵醒了。

胡德半睁开左眼,藏着氤氲的蔚蓝色眼瞳尚且睡意朦胧。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时有些尴尬的威尔士亲王阁下。

“呃…打扰到你休息了,胡德上将…”

“…?”

刚刚醒来的胡德还没有足够的精力去理解威尔士说的话。窗口透进来的阳光正穿过装饰用的鲜花映在威尔士的及肩短发上,金发被照耀的闪闪发光。

像小狮子。

胡德一下被自己脑内的比喻惹笑了。
威尔士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面前的人闭上眼傻笑,但她还是决定继续自己的道歉。

“…我非常抱…”

最后一个音节还没吐出来,嘴唇就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触碰了。带着一点被窝的温度和薄荷的清香,轻轻覆着后离开,比蜻蜓点水还要多一份深情,这无疑是那位淑女的轻吻。

窗外的鸟鸣声似乎安静了下来。

威尔士愣在原地,她看着胡德逆光里的金色发丝和依旧温柔的蓝眸,一时间忘了要说什么。

要说什么来着?

“早安,亲王大人。”淑女又闭上眼开始傻笑。

END

快开学了把屯的莫崽发出来ˊ_>ˋ
fa越看越觉得莫崽可爱到爆炸 要变成莫厨了

【杂谈】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

三生犬:

年纪很小的狗:



林朵:







接触同人圈有一段时间了,冷圈热圈也都算见识过,发现一种很普遍现象,有些同人文品质极佳但是应者寥寥,有些同人文水准平平但却追捧者甚众。








 








当然,这是将不同圈子的文放在一起比较得出的结论。客观的说,若只看单个同人圈,其同人作品的质量与热度大致还是成正比的。但是把不同的同人圈放在一起,圈子热度对同人作品可提供的支持就要远远大于作品质量本身。








 








举个例子,曾见过某作品衍生同人文在LOFT上热度动辄数百的超级热圈,会有写手只因热度不足百便生气扬言要封笔撤文;也见过某些超级冷圈,苦苦坚守的写手热度不过二三十便已欣喜若狂。——虽然从我主观感受而言,后者的写作功底大约要甩前者百八十条长安街,奈何有句老话说的好,形势永远比人强啊。








 








这种现象可以用一个比喻来概括,即个人写作功底就像山的绝对海拔,靠的是写作者的自身积淀,成就的是作品本身的质量好坏;而圈子的冷热就像海平面的起伏,决定了山的相对海拔,呈现的是观者的多寡与反响。若圈冷水深,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若圈热水浅,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








 








这是一种专属于同人圈的有趣现象,也是使其区别于原创圈的一大特征——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原创圈不存在冷圈热圈之分,所有作品同属一个圈,互为竞争对手——这种特征本身是客观存在的,但写作者身处其中,就不免要受其影响,甚至产生误会。








 








而这其中最大的误会莫过于,在圈子的冷热不均中,错误地评价自身写作水平,进而产生一系列的后续误判。








 








于是我们就能经常能在同人圈里看见这样两种现象,一种是有人在热圈中自我膨胀的厉害,以为自己的写作水平已达“一览众山小”的境界,忽视了这热度其实有一大半要归功于原作和圈子,对原作与同好都缺乏应有的尊重和友善;另一种呢,则是有人在冷圈中自我怀疑,对自己的期许与磨砺都在无人反馈的局面下难以为继,甚至心灰意冷,不再提笔,白白浪费了不错的天赋和基础,真是让人惋惜的很。








 








以上两种情况虽然表象不同,但内里却是相通的:都是写作者被圈子这面凹凸镜所折射出来的假象所迷惑,忘了一点,任海平面潮起潮落,山的绝对高度可是始终如一的。








 








当然,这么说也不完全准确,因为山的绝对高度也可能提升或崩塌,但这与圈子冷热无关,看的是写作者本身是坚持还是懈怠,自身功底是进步还是退后。








 








而这才是能真正留给写作者的东西。








 








至于圈子冷热能带来的,不过是一时的孤单或虚荣。








 








无论圈热时被称为什么大手大触,倘若没有自身过硬的实力为基础,等圈子一散,往往会被立即打回原形,昔日荣光难再续。








 








这种现象是由同人圈是以特定粉丝群体为基础的客观事实决定的,长远看来既不会灭失,也不会轻易改变。在这样的环境下,每一位同人写手,在享受或忍耐写作的过程中,不妨也停下片刻,问问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再热的同人圈也总有冷却的一天,若有谁想热闹之后还能为自己积攒点什么,那就务必不要执念于一时的冷热,毕竟大部分同人圈子从热到冷的时长总是很有限,往往达不到让人潜心磨砺的程度,总是跟着热度跑就难免落入急躁的陷阱,只求当下,不谋长远。沉下心来,老老实实打磨自己,才是跨越单个圈子局限的唯一出路。








 








要知道,热圈的超级大手必然在人看不到的地方也有过孤独的坚守,要想成为超脱于圈子的存在,达到“不是别人喜欢看什么我就写什么,而是我写什么别人就喜欢看什么”的神之境界,必须付出非凡的努力,不是光靠投机取巧浑几个热圈、写几个热梗就能长盛不衰的。








 








若参与同人写作只是想追求一时的愉快热闹,那就一定要时时抓紧新兴的热圈,经典的热梗,切莫落单。只要圈子捧场的人足够,即使写作水准止步不前,同样的故事模式套入不同的圈子,也总会有新的观众,新的赞美。








 








虽说这种做法可能有些取巧,但这也是个人的自由选择,无可厚非。以开心为目的同人写作向来最是愉快,可在这份愉快之中,也应当对自身底子保持清醒的认知,不要过早对追捧与赞美沾沾自喜。








 








毕竟,同人圈也与这世间的许多平台一样,脱离了它巍峨如山的根基,毫无积累的个人,就如那打水漂的石子,短暂地弹升几次,便会被涌起的浪潮淹没,什么也留不下了。























END








----------------------------------------------------------








此文为我为同人圈的纷繁现象所做的《同人是个什么圈》总结系列文之一,如果有谁对该系列其他文感兴趣,请移步如下:








(1)《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








(2)《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








(3)《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论同好交往之基础








(4)《多写了三五篇》——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








(5)《小透明》——论冷门写手之悲苦处境








(6)《译者之歌》——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








(7)《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8)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








(9)《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








(10)《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问卷来自微博@叉叉Mr.X_
希望图不会压的太严重orz
许愿胡德ˊ_>ˋ

戴亚超——可爱
可惜手残ˊ_>ˋ
好想看两个人歪歪唧唧黏在一起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