濯Zzz

想变成很厉害的人

【楠条】初夏-4(完结)

南条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十分钟之前脑袋突然当机说出了“要不要来我家”这种话,之后还亲自打电话给楠田妈妈编了个借口让她过来借宿。总之现在她正在掏钥匙开门,身后跟着一个眼眶发红的失恋少女。
推开门,玄关正对着一团糟的客厅。毛毯裹着游戏手柄摊在沙发上,茶几上已经被随意叠高的小说和几包零食占据,沙发旁的地上摆了不少瓶瓶罐罐,像城墙一般垒在一旁。南条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一下。
“诶…这就是南酱住的地方吗…”楠田早已止住了啜泣声,好奇地把目光从南条肩旁越过往屋内瞧。
“这个嘛…”南条有些无奈地推了一下眼镜,“你就当是个意外好了…”突然的客人来访,完全没有一点点的准备,以至于连最基本的收拾垃圾都无法做到。
楠田注视着南条的眼睛几秒。南条清楚地看见她的脸上眼泪过后的红晕,和眼神里不知是否是假扮出的单纯。着实被打败了。无奈地叹口气,她侧过身:“请进吧。”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南酱!!!”少女不知所措地操控着手柄,身上淌着不明绿色粘稠液体的巨兽正在步步靠近。
“稳住,左边,左边!”
“左、左边…”
“这样。”南条环过楠田的腰,双手抚在她的拇指上,轻快操作几下,RPG游戏的主角便跃上左边的光秃的树干接力顺势跳到巨兽侧边,伸手拔出腰间的短刀朝着敌人斜砍过去。伴着犀利喑哑的惨叫声,绿色浆液迸出在周围茂密的杂草丛中,巨兽如雷声滚滚轰然倒地。
宝箱掉落发出“噗”的音效,南条及时松手坐回了原先的位置。心跳的声音,太快了。刚才到底是什么驱使着她冒失地做出那样越界的举动,南条悄悄地把视线移开,却不小心瞥到了身旁的人有些泛红的脸颊。
 
洗完澡回到房间,南条眼镜上满是氤氲的雾气,但还是一眼看见了那个裹在薄被子里的人——穿着南条的睡衣。看上去已经睡着,大概是太累了。她俯下身,观察她的睡颜。眼角疲倦地下垂,脸颊上不知是否是因为哭泣而产生的红晕仍未消散,南条的睡衣服服帖帖地探进拉到胸口的薄被子里。悄悄地撩拨开贴在脸上的碎发,沐浴露的香味混合着房间的清爽气息便钻进鼻腔。一个薄荷味的女孩,她想。
楠田大概是毫无意识便入睡了,位置分毫不差睡在当中。南条估摸着虽然两人都挺小个的,但毕竟是单人床,左右即使是蜷缩着大概也睡不住了。没办法啦。她把被角塞好,轻手轻脚地关上了灯,走向客厅的沙发。
 
悬浮于绮丽的星空中,灵魂游离于体外。
大概,是梦吧。楠田想。
并不是在泳池里感受到的那种力量,是完全无法体会到自己身躯的恍惚感…夹杂着破碎的空间和空寂的黑暗,闪闪烁烁的星尘宛如精灵一般从身侧滑过,没有声音,没有轨迹。
温和的柔光从一颗巨大到模糊了边界的恒星出发,却在抵达自己脚下前失去了踪迹。看不清的模样,理不清的思绪。群星似乎都因为此而黯淡了一瞬,精灵慢下了脚步。
黑洞像疾风一般卷席,眼前的光景一点一点消失,伸出手又是触摸到满世界的空虚。恐惧,不知所措。眼眶里浸满泪水。
极度无言与悲伤之中听到了遥远的呼唤。她转身。
光。

醒来时疲惫依然没有消失。那个奇幻的梦看来实在是对大脑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导致楠田醒来后头还是一阵一阵的疼。身上的睡衣还是散发着一股南条桑的味道,这至少给了楠田一点小小的安心感。
翻身下床去了客厅,地板上的瓶瓶罐罐和一些杂物看得出来已经收拾掉不少了,沙发上的毛毯也摆放的整整齐齐。穿过客厅,到了餐厅,桌上摆着牛奶和巧克力面包,以及一张字迹清秀的字条,写着自己已经去上班了,早餐在桌上,出门记得把门锁了诸如此类像是母亲对独自在家孩子的淳淳教导。楠田想象着南条写下这些字时的样子,嘴角不经意间已经掩不住笑意。
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像梦一样虚幻,只有身上这套睡衣告诉自己梦是真实存在的。
男生是个文科生,他对所有人都很温柔体贴。为了有共同话题,楠田也在拼命的去学,去看那些看不懂的文学著作。但在他说出“对不起”的那个瞬间,故事的结局就像是已经被敲定了。
昨晚的那个梦似乎也在预示着什么,像是月伴蓝星——地球永远绕着太阳转,祈求着后者能在众星中看到自己的身影,却忘了自己背后也有一个月亮。不起眼却也忠诚地守护着自己,像骑士。
 

开学后,南条再也没在图书馆或是咖啡厅见过楠田。她当然不希望楠田因为自己而丢下学习,但说实话,她确实有一点小孤单。
一个人的生活早已过惯,但她走后却再也回不到原来的状态。初夏的那次相遇在记忆里总是像蝉鸣清朗,夏去秋来,即使是再晚的蝉也已经离去。南条只能期盼几月之后的归来。
真正归来时,日子却也平平常常。两人又约在南条打工的咖啡馆,尝了几天的下午茶。楠田最后还是没有考进南条的大学,而是去了一个离这里有些距离的大学去读自己喜欢的专业。南条也是像往常一样扮演着吐槽役的位置。半年不见,双方似乎也没有什么大改变。
楠田离开的那天,南条并没有去送她。
『没有后悔吗?』久保问。
快速键入的两字犹豫之后还是删去了,没有回复。
 
楠田像是突然之间被扔进一个没有岛屿的海域,然后被迫扑棱扑棱学会游泳一样。她精力百倍地学着自己喜欢的东西,交到的新朋友也是一些和善的人,并没有怀揣着恶意或猜忌。讲堂宿舍食堂图书馆,每日于此间来回奔波,过的也是充实,但即便如此,却也总觉得差点什么。
她大概是知道差点什么的,但她不说。
偶尔闲下来时也会和南条桑通几回简短的电话,讲着最近的趣事和身边的人,最后用笑声结束通话。
 
日子随落叶散去,秋去春来,又是一年夏至。也是在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在那个沿海小城的图书馆里遇见了她。剪着短碎发,带黑框眼镜的帅气前辈,不知道她到现在还有没有留着那一头乱发,楠田胡思乱想着。
前两天正在熬夜赶论文时收到了南条的短信:『有个惊喜要给kssn噢!』当时忙得团团转没时间回复,结果直到今天早上上交了论文之后这条短信也没有下文。
实在有些让人心里挠痒痒。可以的话,真想贴着她的鼻子问她这句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是她不能。即便屏幕上对话框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一厘米,几百公里的现实却仍在阻挡在她们面前。
惊喜…到底是什么。
楠田在商店街上悠转,结束了长达几个星期的所谓“期末任务”,如今终于可以放下心来好好玩了。街还是同以往一样的繁忙,路灯映射着白昼的影子,巨幅招牌闪烁,店内明亮的灯光衬着光鲜亮丽的男男女女。从人群中穿过,脚底的帆布鞋发出的“吧唧吧唧”声被淹没在小城的喧嚣中。
这里是跟那个临海小城完全不同的风景:没有空余的闲暇时光,所有人的步调都在一致的疾步向前。他们总是急匆匆地走向下个目的地,在车水马龙间失去了自己的影子。
楠田刚刚到达这座城市有时感觉自己像个异类,她习惯慢慢地稳稳地走向未来,而路上却总有摩托飞驰而过。
如果是南条的话,很快就能适应这样的环境吧,毕竟平日的生活也很忙。
少女止步在一个拐角。这里原来开着一家买文具的杂货店,周末有时会跑过来买笔或是本子什么的。为了准备期末考,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来过了。透过特意做旧的木窗框,可以看到卷起来了青色窗帘后隐约有个大书柜。再细瞧内部的装饰也与记忆中有些不同,好像是翻新过了。
像个书吧。
楠田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进去看看。
推开的木门敲上了从墙壁上垂下的风铃,“叮叮当当”和着空调的冷风扑进她怀里。正对着的柜台后坐着一个穿着白衬衫,正在翻书的短发少年——不,不是少年——她抬起头,笑意从咧开的嘴角倾泻而出。
“欢迎光临。”
“kssn。”
 
初夏总是个邂逅的时节。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完结撒花x
难产到现在终于结束了x中途因为各种各样的事一直没有写完
真的非常抱歉【土下座
太久没码字如有瑕疵或建议欢迎提出
以上w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