濯Zzz

想变成很厉害的人

【欧根中心】离你而去的人

·人生中无可奈何的十件事之一
·欧根中心 微俾欧
·be?
·以上
 --------------


海面,港口。

今日的任务依旧是在广阔的大西洋里巡航寻找敌人的船只。尚未到达出港的时间,欧根亲王独自靠在指挥部的吧台旁啜着黑啤看窗外归去的几只海鸥,阴沉的天空似乎即将下雨。指挥部里几艘驱逐舰正在边开玩笑边整理着繁多的文件,纸张翻动的声音被啤酒花的细碎声响淹没。一如往日的平静,直到办公室里的长官传唤欧根亲王。

 
“沉没了。”他站在窗外望向海面,语气里听不出痛苦或是恼怒。

不消几秒,欧根便意识到了长官在说什么。这样的结局,早该料到了,她盯着实木办公桌上被虫蛀掉的一个小洞想。毕竟皇家那帮人自尊心这么强,失掉了骄傲,他们肯定会回来算账。她伸手摸了摸鼻尖,酒精的味道倒还是在口腔里徘徊,有些醉醺醺的气息。

指挥官似乎又吩咐了一点什么便放她离开了。门外已经是一片喧哗——消息传播的速度起码也是三十节。亲王简单应付几句他人接连不断的问询,拎了两罐黑啤向指挥部外走去。

海风卷席着港口,只身一人的欧根在绕了几圈后终于找定了一个听不到大部分噪音的边缘位置坐了下来,双腿贴着垂直的水泥壁。

“哧”一声拉开罐装的拉环,白花花的泡沫一下子从罐口没出来,蜿蜒着沾湿了手套的指尖。她换只手握住啤酒。

天色比之前更加阴沉,海鸟已经不知道何时离开了这片海域,目光所及皆是一片灰暗。朦胧又遥远的海天相接之处混沌不清,波浪阵阵,声响在浑浊的空气里显得分外清晰。

早该料到的。她并不着急饮酒,握着易拉罐眺望向远方——那是金色长发被海风拂起在眼前划过的失语——啜一口,带着寒气的液体顺着喉咙渗透进骨骼深处——凝视着的蔚蓝眼瞳里满是月色伴群星的缄默与不羁——有些偏头痛的神经在愈见昏暗的晨光里闪闪烁烁一些模糊的片段。
 

水滴擦在易拉罐上的声音,一滴,两滴。欧根回过神来,望向天空。顷刻间,从早上开始酝酿的暴雨撕裂了天空。
 

早该料到的。

雨声如同繁杂的爆破撞击着耳膜,参杂着雨滴打在易拉罐上的噼啪作响。银白色长发贴在衣物上觉着格外冰凉,彻头彻尾的灰暗几乎带走了所有的温度。生于一片混沌中的世界终将于混沌中迎来泯灭。

“…——”

欧根左右张望,像是在寻找着谁,但白茫茫的雾气早已弥漫遮蔽了整个时空。水顺着指尖滑进衣袖带来的寒气刺痛着皮肤,与此相比,冰啤似乎什么也算不上。她是与死亡面对面打过交道的人,光是这点冷气并不会让她害怕,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握着黑啤的手会无法停止颤抖。

她蜷起身子,俯身抱住双腿,似乎是在保留最后一点的温度。她眼神倦怠,咬着罐口周围凸起的圆环,看着早已可不见的海面回忆失去的东西。
那是什么?她又在想什么?她等待的又是什么?

——波涛在看不见的地方风起云涌,倾覆所有过去的光辉荣耀。
 

“准备出发了,欧根。”
 

亲王猛地抬头向身旁,最后的疾风伴着豆大的雨点击打着冰冷的水泥地面,似乎在嘲笑着她老套的念想。为什么幻想中的一切总是带着不切实际的浪漫主义,而现实生活却只有钢筋和铁板——

“波…斯猫…”

一滴,两滴,滚烫的液滴终于落下,砸在地上那罐尚未开启的啤酒上。狂风呼啸之中,身影逐渐被雾气泯没,吞噬,直至最后的尾音也随之散落,无人听晓。



---------------
想开这个梗的坑 感觉悲剧很适合欧根【xxx 并且想借此琢磨一下欧根根的人设
尝试了一下并没有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_・`)要是我会画画该有多好

欢迎各位大佬提出修改意见w虽然准备期中考估计没法及时回复…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