濯Zzz

想变成很厉害的人

假如在地铁上遇见南条爱乃

东京是个大都市,有着四通八达的地铁。每天数万人在地下的通道里被巨大的铁块运载向各个方向,来来往往的人群里,有喜欢的人,有讨厌的人,但更多的还是陌生的人。

会有别离,会有相遇。

站在地铁里的我这么胡乱想着。今天乘上了与往常不同的线路,因为和网上认识的朋友约定了要在今天某地的一个大型漫展上见面。从家出发地铁要乘四十多分钟。大概因为是早高峰,我没有看到空座位,只得抓着扶手小心地靠在门的附近,提防着被出入的人群撞到。

我旁边的一排座位上坐着几个去上班的穿着西服的职员和几个学生。最靠近我的是一位戴深色棒球帽的女生,束着单马尾,黑框眼镜轻轻抵在浅色口罩上方,纯白色的耳机线垂在一边,手中似乎在翻看着什么。

对面的车窗玻璃反射出她的模样,虽然被刻意压低的帽檐和口罩遮住了正脸,但还是看得到衣着:深蓝的及膝背带裤,里面是一件白色T恤,脚上是似乎大一码的休闲帆布鞋。

看上去似乎是高中毕业不久的学生。


好像在哪里见过?……

但是很多学生都是这样的吧。大概是遇到过太多那样的人所以有些眼熟。


我抬头看了一眼地铁的行车记录,估摸着大概还有二十来分钟到达的样子。于是掏出了揣在兜里的手机,塞上耳机,准备在抵达之前清一点SIF的体力来打发时间。不料刚一点开软件,游戏的音效(“不许摸!”)就大声地外放了出来——是绘里的声音——我吓了一跳,慌张地拉起耳机线,才发现耳机插头还没有插入手机接口。快速地再次插好耳机的同时,我悄悄环顾了一下周围的人。

还好,在有些拥挤又嘈杂的地铁里,没有多少人会在意那突然出现的声音。但是还是被周围几个人听见了,一脸疑惑地看了我一眼。

好尴尬。

我撇开视线,却意外和之前那个女生的视线相撞。不到一秒的时间她就立刻低头移开了目光,眼神又落到了手中的纸张上。但在那一瞬间,我却瞥见了她的正脸——帽檐无意间上翘,露出了额前的碎刘海;眼睛藏在无镜片的眼睛之后,深邃的眼瞳反射着地铁里的灯光;口罩勾勒出脸颊柔和的曲线——不、不会吧…

我心不在焉地打着手游,眼睁睁地看着慢一拍的动作而引出的“bad”“good”,却又无暇关注手指的动作。脑中全是关于刚才那个转瞬即逝的正脸,每每回忆起都觉得仿佛心跳漏了一拍。

真的,会是她吗…我趁着一首歌结束时又悄悄低头看了她几眼。她手中拿着颜色鲜艳的水蓝色荧光笔,不时地在手中的纸张上圈点勾画着;有时又会拿出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单手划开锁屏然后摁上几下又放回。一举一动既陌生又熟悉。

地铁即将到站,它的速度渐渐迟缓下来。车厢内稀稀疏疏的声音逐渐放大,衣物摩擦的窸窣声和说话声都响了起来。座位上有的人已经起身准备着下车,站在一旁的人倒是等待着落座。她依旧戴着她的耳机,微微抬头望了一眼窗外减速后退的站台,收拾好手里的纸张和笔放回背包里,把帽檐压低后又自然地把口罩向上拉了拉,挎起深色单肩包起身。

我一直注视着她,心脏跳动的堪比一曲快节奏的架子鼓。当她路过我前方时我有些意料之中的诧异——她的身高只到我的鼻子左右。轻揉着自己的鼻尖,不经觉得这人真的好小。

她很快顺着人流走出了这班地铁。我愣了一两秒,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和迟钝。红着脸迈开腿,在逆流的人群中挤出地铁,同时一边念叨着:“啊对不起…要快要快…请让一下谢谢…赶不及了!…”

一出车门我便四处张望,寻找着那个有些瘦小的背影——很快发现了。我随着出站的人流快步跟上她,并逐渐缩短着与她的距离。

心跳得越来越急促,全身的血液流动地飞快,即使凭我不太敏感的神经都能感到自己脸颊的涨红。

在她踏上出地铁站的扶梯之前,我已经距她只有一步之遥。屏住呼吸,微微低头来掩饰自己泛红的脸,努力不咬舌发出她能听到的声音:

“南、南条桑…”

她收住了向前的脚步,转身微微抬头看着有点傻在原地的我。似乎有点诧异地眨眨眼,往扶梯旁稍微挪了一步,移开自己小小的身躯给后面的人让路。

“你是刚才地铁上那个…”

呜啊啊啊啊啊果然被听到了!瞬间面部热量腾升感觉爆炸了一般,心里乱成麻。整个人杵在原地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之前想说的话被面前人酥软的本音击沉,只剩下零零碎碎不成文的只言片语。

我…我…

可能是注意到我的羞涩,她耐心地等待几秒后不自觉笑出了声。我的脸涨的更红了,急忙加快组织连贯又礼貌的开场白。

“打扰了!我、我是你的fan!一直、很喜欢南条桑的!”啊咬舌了,“很喜欢!”补充道。

听完我有些口齿不清的告白,面前的人一愣,似乎有些害羞的用手指搓揉着衣角,发出“嘿嘿”的傻笑声。然后微微歪着头,轻拉下口罩,抿起嘴笑了。

“谢谢。”

话音未落,身旁一列地铁呼啸着到站,众路人鱼贯而入。杂音四溅。

但,这是喧闹无法打搅的温柔乡。

——那是我一直所仰望的景色。

少女脸颊上浅浅的微笑,从来只能隔着屏幕相望。笑颜单纯又幸福,是宁静的午后窗外轻轻点点的小雨, 也是冬日时让人酥到骨子里的暖炉。

她小小的身躯里似乎蕴含了大大的能量,永远能支持着她、支持着别人一直努力下去。即便是挫折也好,痛苦也罢,最终都会被这难得的温柔磨去棱角,成为日后某次广播中的笑谈。

这样的温柔让人沉醉也让人心疼。

我不知道在这笑容之前是有多少的泪水,多少个不眠的夜晚。

只知道带着这笑容的她,是一直很努力的人。

是我喜欢的人。

南条爱乃。

END
-----------------------------
感谢阅读到这的你。
这里是濯(zhuó),半个写手半个画手,拉拉人。
以上除了结尾都是编的【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脑补xxx
我生活在中国沿海的二线小城市,没有地铁,不会日语,也没见过南酱。
但这份爱可是货真价实的哟【比心
初次发文请多多指教w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