濯Zzz

想变成很厉害的人

【楠条】初夏-貳

“诶诶—南条桑好厉害。”
“没有啦,只是为了应付论文去搜的资料而已。”南条习惯性地谦虚,轻勾起条纹瓷杯柄,啜了一口有些苦涩的黑咖啡。
“那也很厉害了…”楠田带着钦佩重复道。就在过去的几十分钟里,对面的人已经简单地介绍了日本文学史以及数位作家的生平轶事与写作风格,逻辑清晰又简洁明了。“这些东西南条桑很喜欢吧。”
“嗯。”南条轻笑着点点头,眼神无意识望向窗外,透过玻璃可以看见外面马路上驶过的车和天空的湛蓝,但尖锐的蝉鸣和嘈杂却被堵在窗外。忙忙碌碌的人们像工蚁一样勤劳,自己却坐在这里悠闲地喝着咖啡。这种与世隔绝又仿佛看清尘世的模样,虽然有点中二却意外的喜欢。
“楠田桑应该也是吧。”不然怎么会冒冒失失地突然约一个不曾相识的陌生人。
“嗯?…嗯。”少女露出笑颜。
南条瞥了一眼手表,不自觉地挑了下眉毛,有点犹豫地摸摸鼻尖,看向楠田的眼神里满满的歉意:“…抱歉,我下午还有工作,这个时间…得先走了。”话音未落就拉过背后的包准备起身。
“诶,工作?图书馆么?”
“不是哦,是在一家咖啡馆打工。”随手挠了挠有些杂乱的碎发,“其实就是街角那家,你要是感兴趣可以去看看。”
没等对面的人开口,她好像又想到了什么,摸起桌上的手机划开了锁屏。“还有…这个是我的LINE,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在上面找我就可以了。”
“…嗯,好。”

走了几年的手表指针分秒不差地指向六点半,下班时间。南条换下工作服,跨起双肩包,和几个同事打完招呼便准备离开,边踏出门框边从包里摸出了一个许久没有理会的手机。刚开屏,一条LINE便跃然于屏幕上:
『南条桑吗?我是楠田亚衣奈,今天那个女生。( ´ ▽ ` )』
发送时间大概是一个小时前。
『嗯记的,有什么事吗?(ノ_<)』
停下脚步键入了几个字后,南条走出咖啡馆。没两步,手里忽然振动一下——有新消息。
『其实没什么事啦…今天说的那个你写的关于《雪国》的论文能发给我看看吗?我书看得…ˊ_>ˋ』
『哈哈哈,我回到家给你发』
『好的!谢谢南条桑!』
仿佛听到了楠田元气的回复,南条半捂着嘴轻笑。
可爱的女孩子。
稍稍压低帽檐,踏上回家的路。

之后的几天,南条总是能在图书馆看见楠田。大概图书馆刚开门不久她就会出现在门口,有时戴着耳机,哼着不成曲的调调走进阅览室。
她用灿烂的笑颜和南条打个招呼,随后走向七号书架旁边的桌子——那个向右看是外面的街道,向左看是几米外的南条的位置。从双肩包里掏出作业或找本书,在那里坐上一个上午。等到南条十二点结束工作,两人便去吃中饭。
饭后必不可少的闲聊时光里,两人的关系在不经意间靠近。楠田会一边喊着“南条前辈”一边说着自己要考她的那所大学,南条也会一边重复着“前辈禁止”一边期待着这个小学妹;南条说未来想开一家书店,楠田笑着说一定会去光临。在南条看来,楠田是个很可爱的人;在楠田看来,南条,大概是个很可靠的人。年纪只大了几岁,但给人的却是无比的安心感。
楠田有时也担心自己冒失地闯入南条一个人的世界会不会有点让人讨厌,但后者并没有什么怨言,只是笑着说:“楠田桑的闯入倒是让我的生活多了点颜色。”像在纸上晕开颜料,一点一点渗透进对方的生活。
让楠田非常意外的是南条竟然是个游戏深坑患者,照她的话来说,就是“无法想象这个人居然会摊在沙发上边自言自语边玩上几个小时的游戏”,完全的人设崩坏,楠田如此吐槽道。当时南条嘴里一口罐装卡布奇诺差点没喷出来,哭笑不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挽回自己在这个高三生眼里“文学少女”的印象。思考片刻,她举起手里的咖啡罐,轻碰了下少女的饮料罐,咧嘴笑道:
“下次教你玩F〇14。”

当南条收到楠田的短信时,她刚刚目送着几个学生背着双肩包前后谈笑着离开咖啡店——这个小城市似乎学生才是主角,在大街小巷常能看到穿着学校制服的少年少女们。他们在运动场上挥洒下的汗珠在阳光下被映得闪亮,懵懂情侣手牵手的粉色气泡在空气中发酵,炎日下一点点融化淌落的冰淇凌湿了水泥路面,这一切无比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嘿我要去南酱打工的咖啡店啦:-D』
…???
『诶诶诶?kssn要过来吗?』
『嗯,会不会有“主人欢迎回家”之类的话呢w』
『怎么可能啦!又不是女仆咖啡店w』
『嘿嘿w我很快就到』
南条放下手机,无意识向前看向门口的方向,看着外面转角上拐过五六辆外貌差不离的车,忽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南条桑“腾”地脸红到耳根。
啊啊才没有很期待…不知道在和谁解释着。南条桑转身埋下头整理桌子叠起餐盘来掩饰着脸颊的红晕。
她端着餐具回到吧台,顺手交给了负责吧台的员工久保由利香。
久保是南条的大学室友,绰号是小鹿,两人是挚友,即使在毕业后也依然在一家店里打工。久保也是少有的会直呼南条名的人。说来也奇怪,南条自认为蛮会隐藏自己心情,但久保却能很干脆地发现她的情绪波动,比如说…
“哟爱乃,这么开心干嘛?”
“诶?很明显吗?”
“当然,满面春光就差在脸上写上「我很开心」四个字了。”
“哪有。”明明已经努力控制住嘴角的上扬了。
久保并没有理会南条小孩子似的反驳,她边接过餐盘转身送入后面通向厨房的小窗口边说道:“有朋友要来吗?”
“啊被猜到了。”
久保似乎有点小得意了哼了一声,“那么就交给你咯?”仿佛是为了故意捉弄南条,又跟上一句,“你不会害羞吧。”
“诶?害羞是什么鬼啊。”小南条吐槽道,“我才不会呢。”

事实证明,这是一面巨大的旗帜。
楠田点完单坐在位置上,笑盈盈地晃着双腿盯着看站在一旁等候的南条,看得后者脸红的快赶上停在外面的红色凯美瑞了。
“那个…kssn?”
“嗯?”
“可以别老看我吗?”
“诶,被南酱讨厌了吗?”突然委屈的表情。
“诶没有没有,只是…不太自在…”
“我只是觉得南酱的工作服很帅哦。”
“啊…谢谢。”嗯…这话不假。南条选择这家店做兼职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为这里的工作服帅气。上身是白色衬衫搭配深色马甲,领口处别一小领结;下身是普通的西服裤,有时会围上同样暗色调的围裙。比起其他餐厅颜色鲜艳的服饰,这家一看就低调奢华,和外面其他的店不一样。
匆匆的铃声响了两声,是餐点做好了。南条如释负重,赶紧离开了楠田满载着痴汉感的视线。

TBC.
-------------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w
这里是「数学好难·作业写不完·蓝瘦香菇」濯
很快就要期末考了 好好努力【躺
这次大概是过渡篇,接下来照计划要出事?
开玩笑的w
转眼一年了 今年的红白又会是谁呢…
元旦快乐w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