濯Zzz

想变成很厉害的人

idc?…

呐,南条?
我啊,既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
我是你的纯粹的本心。
--------------------------------
南条爱乃家里来了一位『客人』。
虽然她在南条醒来时就已经摊在沙发上握着游戏手柄,打着FF14,但实质上南条并不记得有邀请过这样的人:黑色T恤衫、粗黑框眼睛、偏深色短发、冷色棒球帽……简直像是另一个自己?
当『客人』放下手柄,抬起头看向站在房门口发呆有一会儿的南条时,那双深邃的宛如黑曜石一样的眼睛一下子撞进后者的视线,让她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这就是她自己,南条爱乃。
“啊原来是小恶魔南条啊哈哈哈。”
“什么态度啊,不惊讶的话很无趣的。”小恶魔撇撇嘴,又重新拿起游戏手柄,准备进入游戏。身后看上去蛮有韧性的小尾巴卷曲着,有些不满的晃荡着。
南条收拾起想要玩玩那根尾巴的念头,起身去厨房倒咖啡,回答道:“我有时也会想像我会亲眼看到另一个自己——那种剧情不是动画里常有吗?”
“明明就不常有…”
“要来点咖啡牛奶吗?”
“不用了,我不喜欢甜食,黑咖啡就好。”
“诶…”这真是出乎意料的回答。
“诶什么诶,南条爱乃不就是黑咖啡派的吗?”语气里多了一点小孩子似的不满,尾巴摇地更加厉害了。
南条端着咖啡走来,一脸憋不住笑的表情:“可是啊,小恶魔不是萌属性吗?那种拿着巧克力诱惑人的样子…”
“吵死了!”小恶魔的脸颊有些涨红,隐约好像噘起了嘴。她特意把头上的帽檐抬起一点,露出一点锃亮到反光的散发着寒意的犄角,“不要把妄想的我当成真正的我。”顿了顿,又补充道,“我,就是我。”
“你这样会让人害怕的。”
“idc。”
“…这是什么诡异的缩写啊。”
弯腰把黑咖啡放在茶几上,南条无奈地回应着这个明明和自己一样却是小孩脾气的家伙,随后边想着为啥这个南条像个叛逆期的少年一样边径直走进了房间。
听到了衣物在衣柜里摩擦的窸窸窣窣声,小家伙抬起头,朝着洞开的房间门问道:“今天要出门吗?”
“当然了,我九点还有工作。才不像你,无聊到平行世界到处找人玩。”
“唔!但才不是平行世界…”膝盖好像中了一箭。然而看到踢踏着拖鞋走出来的束着蓬松单马尾的南条,又不由得发出问号,“咦…假发?”
“唔,因为有时因为工作会需要不同的形象来示众,所以假发会比较方便。”
“…听起来莫名伤感呢。”
“哪有。”小南条要开始吃早餐了。
“那…有你日常的形象吗?”她看着抿了一口咖啡然后被烫到的有些狼狈的南条,话语间不知不觉带上了笑意。
“哇—则种样子不能给嘎家看到啊。”烫得吐着舌头的某人口齿不清地回答道,“会掉粉的。”
“掉粉?”小恶魔皱了下眉头,忽然同情地看着南条,小尾巴开始犹豫地摇晃起来。“真是…心疼你。”
…哈?没听错吧。
“要装出一副另一副皮囊…”
“什么呀哪有这么夸张,只是工作而已ok?”嚼着面包,含糊其辞道,“毕竟是两周不工作就要睡大街哈哈哈…况且,我还挺乐在其中的。 ”
沙发上的人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只有音响里的游戏音效在“滋滋”作响,南条有些好奇为何她不做声了。
“…会忘记吗?”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南条愣了,无力的语气让她有些担心。望了一眼沙发上的人——棒球帽有些无力地歪向一侧,不安分的尾巴也不再摇晃,眼神似乎有些迷离地看向自己,“会忘记吗,原来的自己。”
话音落地时,气氛变得紧张。短短的瞬间被无限延长,南条脑海里如同动画一帧帧闪过一样掠过十来个答案。但她不明白为什么小恶魔会突然的情绪低落,她试图去理解她——南条有些慌了神。
不等南条回答,蔫了尾巴的恶魔又低头自言自语:“需要不同的形象什么的…这我当然知道了啊…但是真实的自己会被掩埋吧…这样过久了南条会不会忘记最本心的自己究竟是什么…忘记原来的样子…然后…
“忘记我…”
嗯?模模糊糊听清了…南条靠近小恶魔轻坐下,后者并没有什么反应,依旧低头看着打蜡的原木棕褐色地板。然后,是同心跳一般的温暖。
“不会的噢。”小小的南条用双臂拥抱住另一个小小的自己,像是海上漂泊的两只船相遇,或是夜空里孤独的闪着微光的两星靠近。她温柔地在后者耳边轻声道:
“即便再多的模样,我也能在之中找到最真实的倒影。”
怀里的人没有说话,只是无言。屏幕上游戏的音效还在持续,桌上的黑咖啡依然散着热气,窗外鸟鸣断续地连接着天空的另外一角。心跳的“ドキドキ”声还在悄悄地作响。从内心深处绵延出的温暖顺着家具流向地板探到墙角,很快化作些许柔光照亮了整间屋子。
那是该什么样的光呢。
很久,小恶魔从南条的双臂里抽出身,满脸泛红地和那人温柔又有些小帅气的目光错开,用很轻的音量别开脸问道:“我…以后还能来玩吗?”
“当然欢迎。”
“…哦,还有啊…”
“嗯?”
“嗯…距离你工作开始只有十分钟了哦。”
“…?!”

看着小小的背影甩上门往外奔,小恶魔的嘴角不自觉的挂起弧度。
心情有些小愉悦呢。
有些韧度的小尾巴放松地盘在沙发上。啜一口已经变得温热的黑咖啡,拿起游戏手柄,盯着屏幕,又开始了新一轮冒险。
电脑桌面的右下角标着一个小小的“8:37”。
“真是笨蛋。”毫无恶意地咧嘴笑了。
END
————————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这里是濯
这篇“idc”原来是去年参加南吧活动 南条的生日贺文 其实只是想表达一些“南条内心说不定是个可爱的小恶魔”之类的想法【笑
那时时间紧迫所以有些地方比较草率带过了 年末翻出来修改一下
然后 今天从学校回来发现My Girl到了【突然兴奋 太可爱了这个人!
喜欢南条桑实在是太棒了!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