濯Zzz

想变成很厉害的人

【楠条】初夏-三

“焦糖慕斯。”“咔嚓”轻声将瓷盘置于铺了米黄色桌布的木桌上,南条微欠身报出名字。
楠田的眼睛像黄昏时分的路灯突然发亮,掩不住笑意:“哇谢谢!”
“不客气。”南条再次欠身,像看守城门的侍卫一般笔直地站回原来的位子,没有肆意笑着说着闲话,只是安静的候在一旁。这颇有绅士风度的服务态度是很多人再次光临这店的理由,也是很多人喜欢上她的原因——当然,南条桑并不知道这些。
“服务员——”刻意拖长了音来吸引对方的注意。
南条抿起嘴,稍微有一点小别扭地走到楠田身旁,尽着服务生的礼仪问道:“有什么事吗?”
“唔…南酱有喜欢的人吗?”楠田的声音有些弱弱的,刚吃了两口的慕斯在唇边留下巧克力色的印记。
啊啊?突然问什么鬼问题…而且现在还是上班时间不能闲聊。南条犹豫了一下,悄悄转身看向不远处驻扎在柜台的某久保桑——这个人一副看戏的表情。她似乎猜出了南条想要问什么,比了一个“OK”的手势,迫切的眼神好像在说“我会和店长讲清楚的你就放心撩妹呸不是,和朋友说说说话吧!”
喂喂…南条在心里默默吐槽百遍。她稍微斟酌着回答了楠田的问题:“呃…没有。”
“哎…”
“你好像很失望的样子。”
“没有哦。”
“哪里,都写在脸上了。看啊,失—望—”南条比划着。
“才——没有!啊…南酱好狡猾。”
“打扰别人工作只为了说点奇怪的话的人可没有资格说我哦。”南条挑起嘴角轻笑:“好了,吃你的吧。”
楠田撅嘴,虽有些不满地看着南条,却也没再说些什么。一个人安静地享用着盘里的甜点,偶尔抬头偷瞄一下像中世纪王宫里的骑士一般候在一旁的某人,然后悄悄地窃笑着,丝毫没发现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就被那位骑士大人瞥得一清二楚。
午后懒散的阳光透过窗,些许照亮了有些昏暗的咖啡馆。零零散散的客人、稀稀落落的话语,和店内播放的轻音乐一起漂流进慵懒的空间。时钟上分时针行走的距离在这里被拉得很长,很长,仿佛是没有尽头的轮回。
桌上的饮料还剩下最后的一点点,楠田放下了捣鼓了很久的手机,挎起双肩包的一边。
“走了吗?”南条注意到她的举动。
“嗯,一会儿还有事。”
“约会吗?”南条故意开着玩笑。
不知道是不是南条的错觉,楠田好像愣着犹豫了一瞬。
“不是哦。”她笑着摇头,“才没有人要跟我约会。”
我会啊。潜意识的讯息在听到回答的顷刻间像烟花一样爆炸开来,反而吓了南条自己一跳。
“嗯…哦…那玩得开心。”用满载着笑意的声线说出这句话,南条掩饰着内心不安分的躁动情绪。
 
傍晚时分,天气还是一般闷热,天边还是明亮、湛蓝,只是相比白昼要更暗淡一些。知了在街道的树丫上“知-知-”叫个不停。戴着深色鸭舌帽的某人似乎并不在意周围热到扭曲的空气,听着耳机里的歌,背着熟悉的包正走在回家的路上。所谓“家”,其实就是南条和久保以便工作方便租的一套二人公寓。平时咖啡店的工作结束就会结伴去吃晚饭然后回去,不过今天久保说自己有事吃完饭就离开了,留下南条一个人慢悠悠地逛回家。
回家大概要走20分钟的路,最后穿过一个小广场就会抵达了公寓楼下的7-11便利店,稍微买一点零食便可以回家窝在沙发里打游戏了。不过今天要稍微注意一下时间,小鹿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就没人叫南条滚去睡觉了。
一边盘算着今天买哪种口味的薯片一边穿过广场,平日里常被冷落的广场在夏天晚饭后总有许多爸爸妈妈拉着小孩出来散步,听着蝉鸣和脚踏在石板上的声响,嘻嘻闹闹地玩耍打闹。今天也如此,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的日常,一点儿不假,南条想着,除了小鹿今晚不在这一点。
日常啊…南条出神地想着这些有的没有,正走向散发着安全感的便利店,突然被一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思绪。
“那个。”
南条顿下脚步,左顾右盼寻找着声音的源头,她迟疑走向便利店有些昏暗的侧边,偏头便看到一个背对着她的熟悉人影,正对着有一个看不清正脸的少年。南条刚想叫出声就被楠田打断:
“我喜欢你。”
…诶诶?!南条愣了一下,意识到招呼被阻在喉咙里卡的难受时她才恍惚发觉楠田在做什么——kssn在表白。
撞见了这私人的事固然尴尬,但为什么心中却出现了莫名的失落感?
南条的心脏突然跳的很快。
甚至,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在无意识的沸腾,细胞尖叫,眩晕抨击着意识。诧异,失落,紧张几种情感混合着耳机里连续不断的鼓点,一下又一下撞击着自己的心脏。
喂喂…这算什么啊…南条没有出声,捂着心口自言自语道。
楠田还在继续说着什么,声音已经听不清楚了。南条锁着眉,逃避似的大跨步走进便利店,连机械的“欢迎光临”也觉得刺耳。她试图假装自己什么也没看见没听见,调大了耳机音量,同往常一样在薯片的柜台前流连。然而不过一分钟,她就发现自己正在为一盒巧克力掏钱——
奇怪的行为和混乱的情绪似乎都在催促着她晕乎乎的大脑快快承认什么。
也许从图书馆初见的那一天起,某种莫名的心绪就已经缠绕在心头,直到今天撞见了这番事,这如梦魇一般的悸动像火山一样喷涌而出,叫嚣着也确认着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
一个南条心里早就清楚却不敢承认的事实。
 
南条爱乃,喜欢楠田亚衣奈。
 
拎着胡乱塞了几包零食的塑料袋,南条慢吞吞地走出便利店,些许期待着楠田或许已经离开。震得耳膜都在颤动的音量冲击着依然无法平静的心情,以至于LINE信息传来的几乎是要冲破耳机极限的响声碰击得南条鼓膜发痛。她揉着耳朵,怪怪摸出手机放低音量,同时一个在心中念到烂熟名字亮起在屏幕上。
『在吗』
只有两个字。南条原本发昏的大脑尽全力地开动齿轮,想象发生了什么。刚才准备从店里出来时似乎看到一个男生从便利店侧边离开——只是那时晕得厉害没来得及作出反应…这算什么,被拒绝了吗?
突然,内心的小恶魔发出一阵嗤笑,好像是在嘲笑,也是窃喜。
喂不可以啊太失礼了!南条对自己喊道,但似乎无法抑制这种罪恶的想法。南条持续抵抗着恶魔的耳语。
『在的,怎么了?』
『只有我一个人 天要黑了 害怕』
错乱的语序,不成文的词藻。南条握着手机,半仰望天空。月亮已经出现在稍显昏暗的天空,灰白的路灯也陆续亮起,蝉鸣断断续续的。是的,天要黑了。
即使是最漫长的夏日,也终有结束的时候。
到那时,该有多害怕啊。
南条将帽子取下,连同手机耳机反手塞回背包里,轻手轻脚走向便利店侧边。楠田还是以之前的姿势背对南条站立着,双手支起大概在用手机。少女瘦削的肩部,单薄的身板在落日残阳里更显得寂寞与无助。几乎是在看到她的同一时刻,恶魔的嬉笑便从耳边消失,只留下发酵的燥热空气和跳动着的疼痛不已的心。
可是,南条爱乃一个人又能做什么?
她的肩膀不比少女宽厚多少能让她安心倚靠;她的手心温度也不比少女高多少能让她感到温暖;她的年龄甚至也不比少女大多少能给她安全感。
她能做什么?无非是说着不痛不痒的话安慰这个失恋的少女。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
真的别无他法吗?
南条咬牙。她三步并两步走到少女身后,伸出双手去碰触。指尖轻撩过她的发梢,划过纯棉的T恤,抚过白皙的皮肤,最后将楠田整个人拥入怀里。
温柔恰似午后的那杯黑咖啡一般纯粹。
轻轻柔柔的拥抱,南条将头埋在楠田的后颈,发丝相错,气息相交。被熟悉的气息环绕,需要的人出现在眼前的感动刺激着后者的泪腺,滚烫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湿了衣领前一片发尖。楠田呜咽着她的名字。
南条闭着眼,嗅着温度蹭蹭她的脖颈,在耳旁用因为心痛而变得有些低沉喑哑却依旧温和体贴的声音道:
“没事,我在。”

TBC.
------------------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这里是濯
快开学了所以赶紧码出来x
这章超赤鸡x其实自己也期待了很久
努力把想象中的画面还原了 如果能传达到就最好了

还是有瑕疵 多多包涵请多指教

【感觉没写出南条桑的男友力233
【男朋友不如南朋友x

评论

热度(23)